「我先出去了。」葉山洗完澡便進入了臥室。他從冰箱取出啤酒。一爬上大圓形旋轉床,就盤起腿掀開了啤酒的蓋子。他只在腰上蓋著浴巾,感覺很舒服,就在他暢飲著啤酒時,涼子洗完了澡。「啊,好大的床哦!」「隨便妳怎麼躺,不要掉下去就好。」「我睡相可是很好的!」「睡相再怎麼好,到那個時候就有人會亂七八糟了!」「我又還沒試!」涼子上了床,裸身和葉山背對背。在微弱燈光中的兩人,此時被四周的鏡子照出,就像兩隻深海魚。「啊,照到鏡子了……!」 無視於驚訝的涼子,葉山說:「妳說過,東京服裝經營賓館還有一個理由。我記得是什麼未來戰略的。」「是呀,我曾在公司開會時發表,說二十一世紀是注重感官產業的時代,被上級大大地認同呢!」「說的沒錯!」「請不要認為感官指的只有性而已!」「我知道。用舌頭品嘗、用耳朵聆聽、用五官去感受,想盡辦法舒服,這些都是感官。運動、音樂、飲食、車子、釣魚、高爾夫、度假、裝扮……我想這些都是感官產業。」「沒錯,你很清楚嘛!社會一旦成熟,經濟上不再是問題的話,人們最關心的就是如何舒服過日子了。有沒有更舒服的?更有趣的?我想只有這種舒適滿足型的產業,才會是二十一世紀的成長產業。」「其中性愛令人舒服–是感官產業的王者吧!」「我也這麼認為,成人錄影帶應該更得到公民權的。所以我們公司為了掌握未來,才準備企劃經營新形態的賓館。」投入這個尖端領域的秋山涼子,總之先收購既有的賓館,一邊學習內幕及經營,一邊準備開拓未來的成長部門。「喂,我也要喝。」涼子閉上眼仰起頭。葉山將啤酒移給她。這相當於間接接吻,全裸的兩人就這樣在床上纏綿起來。葉山一邊吻著她,一邊密實地揉著她的乳房。「啊!」涼子發出了黏膩的聲音。她的乳頭在他掌中堅挺了起來。葉山一邊吸吮著她那草莓般的乳頭,右手則一邊迎向光滑的下腹部。他的指尖撥開了茂盛的森林、觸碰那突起處。那裡就像是還在岩縫中屏住氣息的珍珠,即將要挺立。不過,涼子瞬間顫抖了一下身體,發出了驚訝之聲。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啊……!」這種呻吟聲,就像是內部有電流通過的聲音。葉山反覆揉搓她那裡,於是馬上噴出了蜜汁。葉山將中指插入了她的身體,並感覺有陣緊縮感。祕穴如鮑魚般的緊閉著。女課長的身體構造,是通道正上方高度太低,連手指進去都有種壓迫感。葉山的那話兒也許感覺會更窄小。將手指滑入內部,手指的第二關節附近就會突然不斷地有緊縮感。他一邊享受這種樂趣、吻著乳房、吸著乳頭。一邊吸吮,手指還不忘拼命地攪動。「我快要受不了了。」涼子痛苦地彎下腰。「啊……要溢出來了。」所謂的要溢出來,不是指少量的液體,而是豐潤的蜜汁。事實上,葉山發現了蜜汁噴射到掌中的事,就像一隻小小的噴水鯨魚。那似乎是手指在摩擦陰道中底部的某一點時所噴出的。手指馬上變黏了起來,發出了鯰魚在水邊跳躍的聲音。「啊……我也要。」涼子的手移動著,自然而然往葉山的那話兒搜尋而去。她馬上找到,並握緊它。握著威風而聳立的那話兒,吐了一口熱氣:「啊……好棒!」  「這種東西進得了我的身體嗎?」 女課長說了這種彷彿處女才會說的話。「可以呀!上帝都設計地好好的。」「好可怕!我已經很久沒做了。」「妳不是說過一直和男人有關係嗎?」「是有呀……不過已經在兩年前分手了……後來,就都沒做了。」她好像是說真的。在公司精明幹練、芳齡二十七歲的才女課長,似乎有兩年沒有接觸男人了。(那樣的話,我就在今晚讓她好的享受一下吧!)葉山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妳站起來看看。」他對著正在愛撫的涼子說。「咦?要做什麼?」「我想讓妳變成鏡中的夏娃。」在大旋轉床的周圍,全都是鏡子。鏡裡映照著兩人纏綿的裸身。涼子照著做,站在床上背靠著牆。「對,就是那樣。」葉山抱住她。涼子的身體映照在每一面鏡子中。葉山一邊吻她的耳朵一邊說:「把妳自己當成女生,把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慢慢地往下壓。」涼子開始壓住他的肩膀。葉山漸漸地蹲下身體,吻著眼前接連出現的東西。從涼子的胸、乳頭、心窩、腹部,然後沿著身體的中央線,迎向下腹部有光澤的草叢中–涼子張開腳,葉山跪了下來。涼子主動將自己的私祕處往葉山的鼻尖摩擦。葉山用雙手撥開她的草叢,把舌頭伸進熱裡。他用舌尖探索著她敏感的私處,留戀地愛撫著。「啊……!」她喊出聲、仰著頭,同時抓著葉山的頭。涼子的陰毛算是濃密。葉山用舌頭撥開它,舔著花瓣,並聞到一股屬於女人的味道。蜜汁愈湧愈多。他用舌尖舔著蜜汁,為敏感的私處塗上一層保護膜。「啊……我快受不了了……」女課長掙紮著,抓住葉山的頭,使他更使勁地舔著她。「啊……我為什麼要做這麼可恥的事呢?」女課長似乎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求、求求你……我已經想要了。」「想要?想要什麼?」「你好壞,明明知道的……」「不要啦……我不說。」一邊說,女課長愈把腰靠近他。此時葉山都會用舌頭深深吸吮她的蜜汁、舔舐她,不過也差點要窒息了。葉山一邊看著搖晃的涼子腰部,想著該是時候了。他將靠著鏡子的涼子抱到床上,把她的雙腳打開。那是正常位。採取好密合的位置,他用那蓄勢待發的東西抵觸涼子的花瓣。剛開始是以尖端的粗大部分迎向她。在女課長溼潤的入口處,葉山按住自己的那話兒,準備開啟她那扇小窗。在入口處附近,他用前端搓著她的小窗,再迅速地離開。對於只有碰觸而遲遲不進入的他,涼子焦急地抱怨著。「啊……啊!」葉山慢慢地來回動作,摩擦著內壁。通過狹窄入口的內部,變成融化的奶油般,溫熱而即將融化。進入其中,慢慢前後抽動時,有時候子宮會向前突出、觸碰到尖端。

不可思議地,那話兒尖端觸碰到突起物的瞬間,小徑會緊緊地收縮起來。這就好像闖入內部的軟體動物,急忙著蓋住入口大門一樣。因此,出沒於小徑內的那話兒,在深處寬闊地帶雖如魚得水,但在出口則被阻斷退路,感到擁塞。(真是了不起的東西。)葉山幾乎要重新看待她了。不只是涼子的那裡很了不起,她滿足的臉龐也很美。一旦快感加深,一般的女性都會皺起眉頭、表情猙獰,但涼子則是優雅而陶醉的。那種幸福的表情,甚至就像菩薩或仙女般令人心神蕩漾。葉山興起了一股對她的愛憐,雙手用力地抱緊她,吻她白皙的頸子。脖子後面的頭髮,很像她私處的陰毛,吸引了他。放任著那話兒,葉山輕吻她最敏感的耳後。「啊……不要!」涼子仰著頭,透露她如神仙般的快感。葉山趁勝追擊,將嘴唇由頸子移至耳朵。他含著她的耳垂,將舌頭伸入她的耳洞中。「哇!」涼子發出了達到高潮的怪聲,但是那種感覺並非高潮。葉山將他的那話兒慢慢地進攻她的核心,並觸碰她的花瓣。涼子呻吟著,漸入佳境。「和加堂社長的比起來,怎麼樣?」突然這麼一問。「啊?」涼子露出驚訝的表情。「你真是的!」「我說對了吧?我聽說過妳很信任加堂社長。」「你真厲害,既然你知道那麼多,我就承認吧!我是加堂社長的情婦。」涼子誇張似地語氣,似乎在誇耀自己的實力。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哦–果然!」推測好像滿準的。「之前,我尊敬他勝過愛他。從一個小小的纖維工廠發展到代表日本服裝產業的企業,加堂社長功不可沒,我覺得他很了不起。因此尊敬轉變成愛,開始常常和社長吃飯、陪他出差旅行……不過,如堂社長的男性機能幾乎是不行的,所以我老是缺乏男人的滋潤。」此時,葉山想起了一件好事。如果這個女人不只是東京服裝的企劃開發課長,同時也是加堂社長的情婦,那麼她也許擁有動員資金的力量。就把伊亞源女老闆門倉朱鷺子那間乃木阪旅館「布羅紐的森林」這個案子,向東京服裝的戰略開發部提提看吧!東京服裝在年輕人的天堂澀谷附近準備要經營兩、三家旅館,當做是情報站,但仍有多餘的能力。更何況涼子若有加堂社長撐腰,不就可任意操控赤阪的高級地段嗎?除了可照舊經營旅館,也可建造流行購物大樓,或做為流行秀發表的基地。(好,那待會兒就慢慢提案吧!)葉山安心地完成最後的步驟。在對話中,他製造稍稍遠離的空隙,一邊深深插入涼子的內部,一邊用手揉捏著她美麗的乳房。他抓著它、揉捏它,開始來回抽送。「啊–啊–啊–」涼子放蕩地仰著頭。每當激烈地碰撞到腰時,她就會不自禁地仰起頭。涼子很快地達到了高潮。不久聲音微弱了下來。涼子完全沈溺這種享受之中,並不時地晃著頭。這個動作並非特意去做的,而是一個本能的反應。含住葉山那話兒的陰道,時而緊縮、時而鬆弛。而這種間隔愈來愈縮短,變成一種痙攣的感覺。「不行……不行了……」雖不知她話中的含意,但涼子高聲地喊叫出來。那是高潮的信號,涼子體內開始融化。「啊、啊……」她全身僵硬了起來。葉山也終於解脫束縛,將精液射向她的體內。結束之後,他們沈睡了一陣子。房間裡隱約飄著汗水及蜜汁的味道,空調的溫度令人很舒服。汗已蒸發掉的肌膚開始感到涼意時……「我去沖一下身體。」涼子說。「啊,我幫妳沖背吧!」「你真溫柔……走吧!」葉山想起還沒說出關於工作的要事,於是打算在今晚提出買賣這家旅館的事宜。「妳對這裡的印象如何?」葉山問她。兩人充分地洗了澡,正坐在沙發上,藉啤酒來滋潤喉嚨。葉山打算在今晚,先和涼子討論一下這個案子。涼子環顧著房間。「嗯!鏡子加上旋轉床、浴室又寬又亮……要當做商業旅館的話,可有可無……」「我今晚還沒帶妳去參觀,這裡還有遊泳池、三溫暖、健身房、美容護膚中心。」「不管怎樣,就看價格來決定吧!因為好像在年輕人之間滿流行的,公司保留一個應該也不會損失。」「謝謝。那麼關於這裡的詳細情形,過幾天我再仔細告訴妳。」葉山開始切入正題。「如何?你們要決定第一家情報站,我想最近是最佳時機,在赤阪有個更適合經營商業旅館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在赤阪?」「對,叫做『布羅紐的森林』,在乃木阪,條件很不錯。」葉山詳細說明了關於他手上的旅館、餐廳的事。「哦!似乎很有趣,而且我們老闆有說過,他想收購火災後荒廢掉的那家新日本旅館,所以要是在赤阪,也許能打動他!」涼子的回答令人期待。「請妳務必要請示加堂社長。」「我會的,不過在這之前我想先瞧瞧。」「下次我會帶妳去。」「拜託了!」涼子的眼睛溼潤著。那表情似乎訴說著久旱逢甘霖、身心幾乎要融化的滿足。這麼說,今晚葉山的努力總算有了很大的代價。「下星期我會再和妳聯絡。」葉山說完,攬住涼子的肩膀吻了她。原來他只想點到為止,但涼子卻挽住他的手深深吻他,似乎還不打算放他走。「我不要你走,反正我打算今晚不回去了。」照這種情況來看,葉山注定是要隔天早上才能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