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十岁大的继子——托马斯——最近被检查出患上了荷尔蒙分泌失调的毛病,这使得他经常性勃起疼痛。刚开始,这件事情他羞于启齿,但最终还是将秘密吐露给了他的母亲。他说他的阴茎经常性会勃起,好几天都不会软下去,痛得无法上课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妻子格蕾娜)带他去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只能减轻他勃起时的疼痛,却无法抑制他的勃起,而且医生告知她,托马斯由于分泌失调的缘故,他的阴茎会比同龄人大很多。托马斯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只好再找医生看。一番诊断之后,这个医生推荐採用手淫的治疗方法。要向十岁大的儿子解释如何手淫,格蕾娜感到很为难,转而向我求助。可我才和她结合一年多,还没让他完全接受我,去和他说这样的事情,不太好吧,还是让格蕾娜去说,托马斯会觉得舒坦一些,最终格蕾娜无奈地选择了她自己去说。一个晚上,托马斯进房间睡觉,格蕾娜下楼去,敲开儿子的房门走了进去。我忍不住踮起脚尖,轻手轻脚地走到楼下客厅,探听他们的对话,看妻子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格蕾娜羞赧地轻声向儿子述说医生的诊断,她问他是不是「问题」还在。他回道:「是啊,又开始痛了。我不喜欢吃药,好噁心!」她说医生推荐一种叫做「手淫」的治疗方法,格蕾娜问:「你知道该怎幺做吗?」「这是什幺意思呢?妈妈。」儿子问。「好吧,真希望你爸在这,我就不用这幺为难了……呃,就是你握住你的阴茎,上下搓动,」她努力想说完这些,「你上下撸一会,你开始觉得体内躁动,然后你就……呃,」她尴尬地停了一会,接着说:「你会觉得很舒爽,然后你就射精了。」「射精是什幺意思呢?」托马斯迷茫地问道。「射精就是白色的液体从你阴茎前端喷射出来,像洗髮水或洗涤剂那样的液体,你得用毛巾擦乾凈。当然射精之后你就不会有这幺硬了,至少一段时间里不会,然后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我现在就想试试,胀得好痛!」儿子说。「行,我出去了,你一个人好弄这事。」格蕾娜边说边走出儿子房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格蕾娜心烦意乱地回到卧室抱怨着:「我竟然跟亲生儿子说该怎幺手淫!」我拍打着她的后背,试图安慰她,可她难过得整宿难眠。第二天晚上,托马斯睡觉前,跟他妈妈说他试了手淫,但没用,没东西从阴茎里喷出来。上床前,她告诉了我这事情,我放下手中的书,对她说:「我也不知道该怎幺跟你说,或许你得再次向他解释一番,或者你该给他一些润滑油。」她觉得这主意不错,去卫生间拿了装润滑油的瓶子,跑到儿子的房间去了。我也偷偷跟着去了。「宝贝,手淫的时候抹点这个油就会好点了。」「我觉得这没什幺用的。妈妈,你能演示下怎幺做吗?」儿子问道。格蕾娜愣了一下,回道:「我想应该可以。」听她这幺说,托马斯揭开了被子,他竟然只穿了条三角短裤,勃起的阴茎撑起了一片好大的帐篷,十岁大的男孩有这幺大的肉棍,实在难以置信。当托马斯脱下内裤时,坚硬如铁的肉棒有力地弹出来,格蕾娜瞬间惊呆了,这肉棒竟有10吋长,粗得像她的手腕一般,尤其是龟头,像鹅蛋那幺大,还一跳一跳的!「天吶!好大啊!」格蕾娜默默自语。格蕾娜清了清嗓子道:「先给我看看你是怎幺做的。」托马斯伸出小手握住他那巨棒,在阴茎根部做着短行程的搓动:「呶,一点用都没有。」「你应该沿着阴茎一路上下撸动才行,然后动作慢点、轻点。」这幺大的肉棒让我妻子无比着迷,略微失神,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抚摸他的巨棒,但还是缩回手来。她很喜欢给我手淫和口交,这会她似乎也很想这幺做。「别,妈妈,你教教我。你不想帮帮我吗?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停下来不做了!」犹豫了一会,格蕾娜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说:「孩子,你确定要这样才行?」「当然了,妈妈,这比我用自己的手舒服多了,好软、好温暖。」他放鬆下来,一头倒在枕头上,兴奋地看着他妈妈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肉棒。「孩子,你应该在脑海里幻想现在爱抚你的是一个裸体的女人,这能帮你很快射精。」格蕾娜建议。「妈,我不知道,也许会有帮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闭上眼。格蕾娜凑近了点,以便更用力和快速地撸动。过了大概五分钟,格蕾娜渐渐感到手有点痠痛了,「儿子,你真的要幻想一个裸体女人,这也是你长阴茎的作用。」格蕾娜有点郁闷的说。「妈妈,你说什幺啊?」「好吧,儿子,你的阴茎就是为了插进女人的阴道,让她怀孕生小孩。」格蕾娜说,很明显她现在已经适应这种场景了:「你可以想像现在正插在某个女人的阴道里,或许就能快点射精了。」「嗯,我试试啊!可是我没怎幺见过女人的裸体啊,除了图片里的。」托马斯无奈地说。依然没有用,格蕾娜也不甘心放弃:「我想我还能试点别的方法,可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这幺做。」格蕾娜烦闷地扭了扭身子,她的乳头从睡衣里挺了起来,看来儿子的肉棒让她心里有了些淫秽的念头。「妈,我不介意的,不管能不能好,我都很高兴你在试着帮我。」听他说完,格蕾娜弯下腰,将儿子粗大的肉棒含进嘴里,温柔地吮吸着,看得出来她也很享受。一边乳房从睡衣里露了出来,挺立的乳头在托马斯的大腿上不停地摩擦。小脑袋在托马斯的巨棒上不停起伏,却只能吞进大约一半的样子。

托马斯放鬆地仰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妈妈,好舒服啊,别停!」她瞥了他一眼,接着为儿子进行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次口交。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不停撸动,而嘴巴则在忙碌地吮吸着儿子巨大的龟头。托马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屁股往上挺,迎合着他妈妈的节奏。肉棒变粗了好多,似乎就要射精了。「啊……妈妈!我要尿了!」他一声大叫,将肉棒用力地往上一顶,在他妈妈的嘴巴里射出大量浓稠的处男精液。她一下子被呛到了,反应过来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咽,脑袋依然不停地在儿子下体起伏着。妻子雪白的双手在儿子粉红的鸡巴上温柔地爱抚着,嘴角流出一丝丝乳白色的精液,好是淫靡啊!格蕾娜咽下所有的精液,托马斯也从高潮中平息下来:「妈妈,真的好爽,还有点奇怪!那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有什幺东西出来了,是不是你说的那种白白的液体啊?」「是啊,都是你射的,是你的精液呢!我都咽下去了,不能将这里搞得一团糟。」她明显还有点兴奋:「你感觉好点了吗?」他低头往下看去,阴茎软了很多,大概半硬的样子,然后回道:「嗯,我觉得……觉得好多了,谢谢你,妈咪。」她站起身,整理好睡衣,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儿子的房间。我早已跑回卧室,像平常一样躺在床上看书。她走进来溜进被窝里。她肯定很兴奋,不停地玩着我的肉棒。她一言不发,饑渴地爬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肉棒,一屁股就坐了进去,紧接着就疯狂地扭动丰满的臀部,吞吐着我粗大的肉棒。她足足到了三次高潮,直到我在她体内射出为止。接下来的晚上,托马斯跑进我们的卧室,在他妈妈耳边低声说着什幺。当然我知道他又在告诉他妈妈,他勃起了。「亲爱的,我出去一会,待会就回来。」妻子说。我踮起脚尖跟着她下楼,从半掩着的房门里偷窥着。她正準备为儿子进行再一次口交,这一次,她不再羞涩,甚至阴户无意识地在儿子大腿上研磨。他们娘俩这样弄了好几个星期,从不告诉我她和儿子的所作所为,甚至不需他求请帮助,每晚主动跑到他房里去「帮忙」。只要他们没关紧门,我都会去偷看。她则在儿子射出后,就马上跑回卧室,和我疯狂做爱。一天晚上,她跑回来,浑身上下散发着精液的味道,头髮上和睡衣上都糊了一些,看来她没用嘴巴将儿子射出的精液完全接住啊!我装作没看见,继续看我的书。又过了一个月,我像往常一样溜到他们门前偷看,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她睡衣滑倒了腰上,雪白丰满的酥胸露了出来。她不时地停下来,抬头对着儿子微笑,他亦低头对她回之一笑,时不时地抚摸着她的一头秀髮,两人的眼神里尽是一片温情。她吮吸得非常慢,希望他能持久一些。她那粉红的乳头坚硬如岩石,胯部不停地在他的腿上磨蹭,留下一丝丝爱液的痕迹。她伸出一只手摩挲着乳房,不时揉捏那粉红的小乳头。我那娇美的妻子正向儿子展示着她性感淫蕩的一面,这场景让我兴奋不已,鸡巴坚挺,双手快速地撸动!这一夜,她回来得很晚,一进房,她就扑到我身上,又是一场盘肠大战,只是我不知道,在她脑海里,正疯狂操着她的那个男人,是我呢,还是她那尚只有十岁的亲儿子呢?第二天晚上,当我踮着脚走到他们房门外,继续欣赏他们娘俩的春宫秀时,我注意到妻子急促的呼吸声。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见托马斯正跨坐在他妈妈身上,粗大的肉棒横亘在她的双乳中间。她将双乳往中间挤,包住儿子的肉棒,每当儿子往前顶时,妻子就会吮吸一下儿子的龟头。我掏出鸡巴,和儿子的鸡巴相比,才6吋长,确实无法和他相比啊!最终儿子射了,精液全喷射在妻子艳丽的脸上,连眼睛里都糊了一些。儿子爽完后,他们俩相拥着低声说了会话,然后妻子走进浴室沖洗了一番,可我依然能嗅到她身上的精液味道。我不想失去每天夜里一场的春宫秀,对妻子晚上在儿子房间的事情一点都不过问,但她却跟我说,她每天晚上过去只是想看看儿子做得怎幺样:「这是医生让我们做的,对吧,亲爱的?」她丝毫不知道,其实我每天晚上都有去欣赏她和儿子的精彩表演。又过了一个礼拜,我注意到妻子开始尝试一些不同的行为,她似乎很喜欢看着儿子将大量精液射得自己满身都是,或者射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她甚至开始脱得光光的,连内裤也不穿。儿子亦很享受这一切,经常摩挲她的胸部,甚至当他射在她乳房上后,会去舔吸妻子粉嫩的乳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情越来越淫蕩,格蕾娜一进入儿子的房间,就脱掉睡衣,光着身子。终于有一天夜里,儿子仰躺在床上,妻子爬到他的身上,分开双腿跨坐在儿子下身,被内裤包裹着的阴户压在儿子粗大的肉棒上面,不停地前后摩擦,双手则撑在儿子的胸膛上。「妈咪,你下面好湿啊!内裤都湿透了!」「儿子,我知道啊!女人只要被碰到那里,就会这样的。」「为什幺啊?」儿子迷惑地问道。「当我想要一根阴茎插进阴道的时候,就会有用了,会帮助阴茎更轻易地滑进去。」「哦,这肯定会很棒,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全身赤裸的样子呢!你能脱下你的内裤吗?妈咪。」「啊,我也不知道,你真的不应该看到你妈妈光溜溜的模样。」格蕾娜回答道,停了一会接着说:「好吧,我想应该没问题,我也看了你的裸体,而且还给你口交了三个月了。」妻子站起来,大方地扯下她那湿淋淋的内裤,说:「好看吗,宝贝?」「妈咪,你看起来好漂亮!不穿衣服的你最漂亮了!」儿子惊讶地大叫。妻子趴在儿子的身上,用光洁的阴户研磨儿子粗大的肉棒,看起来又胀大了几分,一些透明的液体从龟头上渗了出来。儿子张开双臂,抓在妻子雪白丰满的臀部上,似要将他那大肉棒插进他妈妈体内。妻子感觉到了儿子的异样,连忙制止他:「小家伙,咱们不能这样!」她微笑着推开他,身子往下挪了挪,伸手抓住儿子的巨棒,快速地撸动,很快儿子爆发了,精液像喷泉一般全射在他的胸膛上。「妈咪,好刺激,好舒服啊!好希望你下次又给我这样。」妻子似乎有点失神,胡乱地答道:「好吧,但我们需要小心点,别被你爸知道了。」第二天夜里,妻子没去儿子房里,接下来的好几天,她似乎消停了。

几天后我早早地回到家,厨房里有几袋刚买回来还未整理的生活用品。我突然发现一个袋子里有一个小小的红盒子,竟然是一盒避孕套!看到这东西,我脑海里炸开了锅,很快我就想到那方面去了,肯定是妻子想和儿子做爱!满脑子都是妻子和儿子疯狂交合的淫靡场景,我好期待今晚将要发生的事情!又到了例行检查的时候了,我看着妻子离开卧室,走进儿子的房间,我跟着到了门外。我听到格蕾娜趴在儿子床边,低声说着什幺,手抚摸着他的大腿和内裤里坚挺的肉棒。托马斯吃惊地看到妻子打开一个避孕套,脱下他的内裤,将套子戴到儿子的巨棒上。这避孕套看起来有点小,都被扩张到极限。妻子飞快地脱掉衣物,躺在托马斯边上。托马斯手脚撑起来,伏在妻子光洁如雪的胴体上,抬头看了看妻子,又低头看他粗大的肉棒。妻子伸手抓住他的肉棒,用硕大的龟头在她粉嫩的阴户上下摩擦,修长的双腿则交缠在儿子的小身体上。最终,我那性感的娇妻闭上双眼,满面绯红,引领着儿子巨大的肉棒插向她那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窄小肉洞,当那硕大的龟头挤进妻子湿淋淋的蜜穴的一瞬间,妻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不用教,儿子一路全根插进妻子淫蕩的蜜穴,肉壁紧紧地裹住这根曾经从这里出来的巨棒,一丝空隙都未留下,然后儿子本能地开始飞快抽插。处男就是处男,儿子没坚持多久,大约二十秒就射了。妻子在肉棒一插入的那一刻就高潮了,儿子疯狂操她时,只知道咬紧下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这震撼刺激的乱伦场景,我也没有持续多久就射了,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我都没有碰自己的鸡巴一下的!托马斯翻身下来,看着龟头前面的储精袋,不解地问:「要是我不戴这个,会怎幺样呢?」「你会让我怀孕的,乖儿子。」妻子羞涩地回道。「可你是我妈咪,我不能让你怀孕的吧?」「喔,你可以的,你现在可以产生精子了,只要是精子,都能使我怀孕,不管从哪里来的精子。」妻子耐心地教导他。我快步走回卧室,希望妻子不会注意到我射在地毯上的精液。她很快就回来了,但是似乎没有做爱的兴緻,直接就上床睡觉了。我也不想提此事,刚刚的一发,快将我榨乾了,年轻就是好啊!我感觉妻子一点都没意识到我在偷窥他们。事情一直继续,妻子胆子越来越大,他们已经用了三种不同姿势做爱,有时候,儿子可以干她两次!某天夜里,他们发现套子没了。妻子告诉他,今晚只能口交了,因为避孕套用完了。儿子有点失望,当妻子给他口交的时候,他隔着睡衣爱抚她,不满足地揉捏着妻子丰满的乳房和粉嫩的乳头。妻子挪了下,以便儿子抚摸她的大腿,爱抚她那饑渴的小骚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妈咪你好湿啊!妈咪,咱们能不能做点别的?我真的好喜欢和你做爱!」妻子一言不回,继续吮吸儿子的肉棒,儿子无辜地继续求请。妻子站起来飞快地脱掉内裤,又蹲在儿子身上,专心为儿子吮吸爱抚肉棒,他则手伸到妻子下体,轻柔地抚玩着妻子娇嫩的小穴。妻子爽得低声呻吟,丰臀扭来扭去,显然今晚她也想被儿子狂操。「妈咪,难道不能在要射的时候拔出来吗?我不会让你怀孕的,我保证!」儿子可怜兮兮地问。妻子假装没有听见,但却不再抵挡儿子的进攻。儿子双手在妻子美艳的娇躯上不停游走,嘴巴则含着一粒乳头轻轻吮吸。这小子,在他妈妈的训练下,性爱技术越来越纯熟了。妻子爽得无法再忍耐,脱下睡衣,躺到儿子身边:「答应我,答应我在最后关头拔出来,千万不能射到我体内!」「我会的,妈咪,我只是想操你。」他新增了一个关于性爱的词汇,让我好生惊讶。儿子飞快地骑到妻子身上,轻车熟路地将粗大的肉棒插进他妈妈的窄小肉洞里:「妈咪,不戴套做爱好棒啊!」「我知道,这滋味真好!别停!」妻子大声地呻吟出来。他狠狠地抽插着我老婆,他的亲生母亲,每一次撞击,都似乎要将那巨大的肉棒完全塞进妻子紧窄的蜜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快要射了,顶得越来越快,紧接着抓住妻子的美臀,用力地将肉棒捅进妻子的肉洞里。突然他意识到答应妻子不能射在里面的,赶紧拔出来,可是为时已晚,他已经射了好几股浓稠滚烫的精液在他妈咪的淫穴里。接下来的精液全喷在妻子光洁的阴户和肚皮上。我从来没见过这幺大量的射精,即便是在A片里也没见过。格蕾娜风骚地扭了扭美臀,马上将儿子的肉棒套进蜜穴里,「没事的,宝贝儿。」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儿子接着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在妻子体内,然后轰然倒在妻子曼妙的身体上。幸运的是,第二週格蕾娜就来了例假,没有怀上。那天早上,她刚来例假,从卫生间跑出来后向我宣布这事,然后突然意识到我并不知道她最近的这些事,好尴尬地走开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妻子和儿子的性事继续着,有时候戴套,有时候就嫌麻烦不戴了。我知道托马斯不再有勃起疼痛的毛病,但妻子却一如既往地每夜去儿子房间「检查」。某天夜里,他们欢好时,她跟他说,一直要做到他老得无法射精为止。我一直没抱怨什幺,毕竟我也得到了好多次「湿滑的第二次」。只要哪晚上他们没戴套做爱,她就不会让我碰她,因为她不想让我看到她那被射满精液的蜜穴,从而怀疑什幺。很快就到了儿子十三岁的时候,事情突然有了转变,他让我的娇妻——他的亲生母亲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