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玉是北方人,所以带着北方男人的朴实和沧桑。怀揣梦想,他是只身一人来到上海闯荡。对他来说,更多的是想经历一些人生。来到这个小镇是偶然,只因为一个老乡在这里工作。本来是一心想要到上海市里的繁华地区,去谋口生计的。只因这上海物价的昂贵,是穷人经不起折腾的。于是不得已,夏玉在小镇边缘的一个村子里的某一栋别墅后面的角落里,租了一间房子,开始寄人篱下。为了方便写作,夏玉在镇上唯一一家大型综合商场做销售。商场离夏玉住的村子很近,步行只要十来分钟。 虽然每天上班时间八个小时,称得上辛苦,但他还是非常乐意的。已经是二十五岁,一个迈向成熟的年龄。因为曾经对爱情的执着和对梦想的不懈追求,所以夏玉至今还是单身一人。可是如果这个年龄还是单身一人的话,那么对爱情的危机感就可想而知了。他开始强烈的渴望爱情。所以夏玉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个让自己心灵为止触动的女子,一个可以缠绕自己灵魂的女子。苇儿就是在这个时候闯入他的视线的。刚进公司的第二天,夏玉走在公司的员工通道里。猛然的抬首之间,他的视觉神经告诉他,他看到了一个完美身影。尾随着这个身影,夏玉一直来到了卖场之中。他看到卖场守卡的保安,也在盯着那个身影啧啧的赞叹着:“这妞的身材真他妈的正点!”这让夏玉的心中感到了一种抓狂的感觉。他想拥有这个身影。而拥有这个完美身影的人,就是苇儿。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夏玉借工作之机,游逛到了苇儿的跟前。他看到苇儿中长顺直的头发,用一个棕色班点的头套扎着,白色的短袖衬衫下,浅蓝色的牛仔裤衬托出苇儿圆翘的屁股和丰盈修长的腿,还有透过白色衬衫,夏玉隐约看到了苇儿紫褐色的文胸系带,这是让他心头为之一颤的。然而当他看到了苇儿的侧面,则几乎让他有些把持不住,因为苇儿的胸部丰挺高耸,这让他感到血脉喷张,下面竟然悄然而起。望着苇儿素面朝天的脸,夏玉心中狠狠的发誓:“妈的,我一定要追到这个女人!”此后的每一个充满欲念的夜晚,都是苇儿出现在夏玉的梦中的。在夏玉的心目中,苇儿就是一个性感完美的女神。苇儿在商场里也是做销售的,和夏玉工作的地方相隔不远。不知何时,夏玉感觉到苇儿开始频频从自己的眼前经过。一个工作的间隙,休息的机会。夏玉碰巧和苇儿一起打开水。夏玉友好的微笑着向苇儿点头示意了一下。“我叫安苇,安静的安,芦苇的苇,你叫什么名字?”夏玉没想到苇儿会主动先和他说话,忙惊不失措的抬起头道:“我叫夏玉,夏天的夏,宝玉的玉。”“喔!你今年多大?属什么的?”苇儿依然在追问。“我属猪,今年第二个本命年。”夏玉这样回答着,眼角已经挂起了微笑,眼角细长的鱼尾纹更加证实他没有对自己的年龄撒谎。苇儿眼睛从夏玉的眼角撇过,脸上似乎也闪现着一丝神秘的笑意。只听她继续道:“我也是属猪的,和你一样大,不过你看起来似乎不像这么大,你是几月生的?”夏玉依然在笑,心里似乎已经很开心了,他微笑着回答:“没错,别人都说我长的年青啊,我是农历十一月的,你呢?不过,我看你也不像这么大的?”苇儿忽然也裂开嘴笑了:“你可真会说话呀!我是三月生的,所以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什么,叫姐?”夏玉心中忽然有些失落的感觉。“怎么?你不愿意呀?”苇儿说着,竟然呵呵一笑跑去。看着苇儿欢快的身影,回味着她刚才爽朗的声音,夏玉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可是他和苇儿的第一次对话。“难道她是在试探自己?”夏玉忽然这样想。再次见面,两人已经显得随和的多了。“喂,兄弟,你是哪里人?”苇儿饶有兴趣的喊着夏玉问。“北方的,山东人。请问你又是哪里人?”夏玉爽朗的答道。“嘿嘿!俺老家是河南地?”苇儿一边笑着一边竟用起了家乡方言回答着。随之,苇儿又问夏玉:“哥们,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姐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面对苇儿这个问题,夏玉羞涩的坦白道:“女朋友还真没有,正好想找一个!”“那你说,想要什么样类型的?”苇儿跟着追问。夏玉感到苇儿扑闪着眼睛似乎在开玩笑,于是也笑道:“就你这样的好了!”“啊!你讨厌吧!”苇儿羞涩的说着,却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随之,是两个人一块笑。夏玉一边笑,一边偷偷的望着苇儿,只见苇儿美丽的脸庞正绽放着纯朴开心的笑容,那笑容真的像三月的桃花,那样灿烂。而苇儿充满诱惑的身躯也在随着笑声在颤抖着,胸前的白衬衫被里面紫色的乳罩高高撑起,幽深的乳沟若隐若显。夏玉的笑声,渐渐变得粗重。他忽然有种冲动,就是恨不得马上能将苇儿抱在怀里,好好享受一下她那性感的娇躯。夏玉感到,自己的心灵正渐渐被苇儿包围着,包括身体的欲望也已经被她全部吸引。苇儿正是他想要的那种女人。在他的心里,在他的梦里,他已经把她当成了他的情人。然而当夏玉和苇儿在围绕着一件商品,兴奋的评论不休时。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人带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竟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妈妈!”小男孩欢呼着竟向苇儿扑来。“妈妈?”夏玉的心中的奢望,几乎是在瞬间就被击碎了。“原来、原来苇儿已经结过婚了?竟然、还有了这么大的孩子?”夏玉简直难以置信,心中希望的瞬间破灭,让他不禁感觉自己有些可笑:“不明不白的,竟然一厢情愿的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真他妈的荒唐!”夏玉尽量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激动。看到面前貌似文雅的男人,他想:“这个男人一定是苇儿的丈夫了!”他忽然感到:苇儿对自己好感,也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兄弟而已。只是苇儿却不是这样认为的。可夏玉怎么也想不到,苇儿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已经结婚生子?